这个派出所的墙上为何写着“什么也不说”?

国内 图片

  原标题:这个派出所的墙上为何写着“什么也不说”?

  这是一个营区外墙上印着“什么也不说”的派出所——


  “吱~吱”,旦增尼玛一拔脚,随之带出的雪簌簌掉下来,迅速消失在了一望无垠的茫茫雪海中,一路走过,留下的是小柱子一般的深坑。

  齐腰深的雪地里,一行队伍五个人,个个弓腰缩背,双手紧拢,背着重物,双膝跪地,以爬行的姿态,艰难缓缓前行,彻骨的寒气难以抵挡,仿佛浸入每个毛孔。

  他们,是位于中尼边境的崩崩拉山口的亚热边境派出所移民管理警察,旦增尼玛是所长,他们常年驻守在平均海拔5300米,年平均气温零下20摄氏度的雪域高原“无人区”,担负着日喀则市仲巴县亚热乡85公里边境线防控任务。


  特别之处是,他们驻扎的营区外墙上印着“什么也不说”。

  边境线上的“雪域孤岛”

  文章开头一幕,发生在每年的12月到次年3月,整整四个月的时间,大雪封山之时,派出所刚好又位于山口,狂风夹着雪“呼呲呼呲”直往里面猛灌,最严重的时候,整个派出所都被雪给淹没了。同时,进入派出所的那一截路是最原始的土路,自然铺上了又高又厚的雪,路被“堵”了,里面的车辆出不去,外面的车辆也进不来。

  在这段时间里,亚热边境派出所便成为了中尼边境线上一座名副其实的——“雪域孤岛”。

  孤岛里面的人得生存,为了保障物资补给,民警们只能靠最原始的人力方法,四五人一行,仅穿着防寒警服,携着背囊,在雪地里徒步,每走一步都要用尽全身的力气,一踩,整个腿便都几乎陷进去了,紧接着又要再拔出来一只腿,这样循环往复,每一步都很艰难;哪怕跪着,膝盖抬起的一瞬间,到落地,也是一小截一小截地挪到目的地。整个进程被十足拉缓了,本来五公里的路程,大概要走五六个小时才能到达目的地,寻得补给。


  亚热边境派出所民警在雪地里匍匐前行

  一路上,汗水和雪水夹杂着滋味确实不一般,“走着走着,好像就忘记冷了。”民警孙源说。

  一路上空无一人,静得出奇,望去全是一片白茫茫,这时,大家相互之间就会鼓励打气,“回去之后就做点好吃的,大家改善一下伙食”,途中也会拿出手机定格住雪中美景,找找乐子。

  每每补给完毕回到派出所,每个人都跟洗了个澡似的。尽管如此,民警们日常的边境线巡查工作还继续着,漫天飞雪里,寂静山谷中,仍旧有着他们的坚守。

  夏天吹风像打开了冰柜

  天上无飞鸟,地上不长草,一年一场风,从春吹到冬。80余公里边境线上,除了与大山和乱石为伴,风算得上是这里的“特产”。

  “因为我们这边地势比较高,所以风从山口往我们这边吹,都不带停的。夏天风吹到脸上像是打开了冰箱冷冻门,冬天吹到脸上简直和刀割没有两样。

  兄弟们经常这样调侃:“休假从内地回单位,根据吹在脸上的风就能知道快到单位了。”派出所教导员李川笑着说。

 图为亚热边境派出所民警在执勤点固定帐篷
图为亚热边境派出所民警在执勤点固定帐篷

  此话不假,在每次派出所按计划开展边境例行巡逻时,由于路况艰难,车只能停在“力所能及”的地方,巡逻人员只能下车开展徒步巡逻。坐在车上时,若不是看到车身后扬起的沙尘,丝毫感觉不到风的存在。

  开门下车的一瞬间,风就立马向人们展示它的威力:人从车内用力将车门往外推开,一阵风吹过来,差点把车门从外面又给关上;人好不容易下车站稳,一阵风过来,头顶的帽子就像长了翅膀一样“借风”飞走了,等回过神来,帽子已经飞出了十几米远,嘴里一嘴沙。

  后面的巡逻路,民警们只能一只手压着头顶的帽子,一只手捂住口鼻,以背风的姿势走完全程。等回到派出所才发现,他们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没被沙尘染指的。

  半夜里能听到狼嚎

  2019年10月3日下午三点,旦增尼玛接到线索,有人要非法越境。

  一放下手机,旦增尼玛便开始了具体部署,时间不等人,下午四点多,准备就绪后,所里兵分两路,一路由旦增尼玛带队,一路由副所长陈歆实带队:每个组四个正式民警,2个联防队员,准备好警械、盾牌,手铐、控制器、防暴头盔、羽绒睡袋、伪装网等必备物品。

  “呼……”车轮一声疾驰,出发了。

  陈歆实一队必经之路本没有路,是警队常年巡逻之后,车子硬生生一遍遍轧出来的路,坑坑洼洼,一路向上爬行的车子,另一侧是高耸的悬崖,令人胆寒。

  砂石路被轮胎碾过后,扬起沙尘的咆哮,所有干警都带着头盔,因为经常性会被颠得头与车顶“亲密接触”,头盔会随着车子的颠簸哐哐作响,就在这样“摇摇晃晃”的环境里,大家还在车里确定好了抓捕方案。

  到达目的地,也是零下十几度,矮短的草丛里,他们就这样趴在凹地里,挤在一起取暖。两天一夜不停歇的蹲守,白天是自热米饭、压缩饼干充饥,晚上伴随着野外狐狸、狼的叫声,轮流钻进睡袋补会觉。

  “怕也怕,但是我们会想我们人多也有武器,应该能扛住。”  

  “因为海拔高,晚上我们能看见透彻明亮的银河,也算是一种风景啦!”旦增尼玛笑着说道。

  第三天早上八点多,天还没有全亮,大家很警觉地听到远处的动静,并且声音由远及近,越来越大,远处很小的人影,不停移动,慢慢地,越来越近,也越来越清楚:土黄色的夹克,165cm左右的样子,身上背着一个背包,大家都心照不宣——“来了!”

  那人企图将铁丝网扣大一点,再穿过去。在离他大概100多米左右的时候,民警们从草丛里一下齐齐“窜”了出来,那人见阵先是愣了一下,第一反应是想往回跑,结果前后退路全被堵死,只得作罢被擒,就这样,又一次任务圆满完成。

 图为亚热边境派出所民警在边境一线开展巡逻
图为亚热边境派出所民警在边境一线开展巡逻

  强烈的紫外线和常年不停的大风,让“高原红”成为了这群“守岛人”的标志。

  我愿站在这“风口浪尖”,守卫祖国边境和国门安全——这是这群“守岛人”的戍边誓言。

  就像歌词中写的那样:在茫茫的人海里,我是哪一个;在奔腾的浪花里,我是哪一朵。在征服宇宙的大军里,那默默奉献的就是我……不需要你认识我,不渴望你知道我,我把青春融进,融进祖国的江河……

  为什么“什么也不说”?

  那是因为这里地处偏远且艰苦不已,也许很少会有人知道他们做了什么,“什么也不说”是无言的担当,因为对他们来说,守护祖国无须多言。边境稳定、人民安康就是他们最响亮的回答。

  在派出所营区外墙的另一侧,印着这句话的下半句——“祖国知道我”。


  他们高举红色旗帜,朝着一个共同的目标,无私奉献,奋勇前行……他们始终坚信,祖国不会忘记。

  而今天,我们也都知道了他们,他们分别是:旦增尼玛、李川、陈歆实、刘志武、蒙磊、马磊、孙家辉、孙源、陈涛、刘亮、刘志豪、刘广、桑杰次仁、赵晨、姚云龙、董晋凯、杨继文、崔杰。

责任编辑:张迪

来源:新浪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