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客岛:听说美国骚乱有“幕后黑手” 真的吗?

国内 图片

  原标题:[解局]听说美国骚乱有“幕后黑手”,真的吗?

  在美国,非裔男子遭暴力执法死亡事件引发的抗议活动已蔓延至75个城市,多地发生“打砸抢烧”式的骚乱,超过40个城市实施宵禁,4000多人被捕。

  6月1日晚间,白宫方面宣布,各州和地方政府必须部署国民警卫队强力平息骚乱,否则将援引《叛乱法》动用联邦军队。

  事情何以失控至此?舆论普遍认为,这是美国根深蒂固的种族矛盾一次集中爆发。但在美国内部,以白宫部分官员为代表的一批人却有不同意见——

  他们认为,这是左翼激进团体利用个案煽动的暴乱,已构成本土恐怖主义,背后不排除有“外国势力”操纵,因此必须强力镇压。

  那么,白宫认为骚乱背后的“黑手”,到底是何方神圣?

5月31日,警察在白宫前阻挡抗议人群(图源:路透社)
5月31日,警察在白宫前阻挡抗议人群(图源:路透社)

  一

  5月25日,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46岁的黑人男子被一白人警察“膝盖锁喉”致死;次日,当地大批人士上街示威抗议;27日,抗议活动演化为骚乱,局势变得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明尼苏达州州长蒂姆·沃尔兹在28日即发出强硬表态,他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,并要求启动国民警卫队。29日,正在当地抗议现场进行直播的CNN记者和摄制组成员,被警方逮捕,约1小时后被释放。

  30日一早,沃尔兹举行记者会。他对外表示,骚乱事件已不再是关于那名黑人男子的死亡,“这是在攻击我们的社会,灌输恐惧,并扰乱我们伟大的城市。”

  他随后又说道:“当你看到这种情况蔓延至美国各地时,你会开始思考,这究竟是一种本土恐怖主义,是意识形态极端分子煽动的活动,还是有外国势力在破坏我们国家的稳定运转。”

  同日晚些时候,美国司法部长威廉·巴尔在一份声明中说:“在多地发生的暴力行动是有规划、有组织的,由无政府主义者和极端左翼分子驱动,使用Antifa的策略。”

  31日,他再次发表声明说:“Antifa和其他类似组织在骚乱中煽动与实施暴力,已构成本土恐怖主义。”

  白宫也在推特上宣布,美国将认定Antifa为恐怖组织,最近的骚乱和暴力事件是由Antifa领导的“极端左翼的无政府主义者”导致。

在商店内纵火的抗议者(图源:美联社)
在商店内纵火的抗议者(图源:美联社)

  问题来了:这个普通美国人都没怎么听说过的Antifa,到底是个什么组织?

  根据《纽约时报》报道,Antifa是Anti-fascist(反法西斯主义)的缩写,是西方国家反对白人至上主义、种族主义和排外主义运动的统称。

  其倡导者认为,要用“以暴制暴”的手段和右翼势力对抗,在政治光谱上属极端左翼;但Antifa没有固定的成员、领导人和团体,很难说是一个“组织”。

  也就是说,白宫方面宣布了一个“运动”或一股“思潮”为“恐怖组织”。

  6月1日,福克斯新闻电视台和网站发表评论说,此次死亡事件只是个案,并不代表警方形象,目前发生的大规模抗议,主要是因为媒体的“地毯式报道”和社交媒体,让人误以为不公平的事经常发生在黑人群体身上。

  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·奥布赖恩在接受CNN采访时,否认美国执法机构内存在系统性种族主义,是警队中“一些坏苹果”给大家带来了坏印象;

  前国家安全顾问苏珊·赖斯则宣称,凭她的经验,“这事是俄罗斯搞的”。 

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接受CNN采访截图,字幕为:美国执法机构内不存在“系统性种族主义”
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接受CNN采访截图,字幕为:美国执法机构内不存在“系统性种族主义”

  二

  白宫这些官员和福克斯新闻的说法,美国其他各界人士认同吗?

  “当发生一起、两起时,你可以把它当成个案。但当10起、15起发生时,除非你瞎了或拒绝承认事实,否则你不会再把这当成个案。在我们的刑事司法制度中,存在令人憎恶的不公正现象。”纽约州州长安德鲁·科莫在5月30日对非裔男子死亡事件如此评价。

  他还将此次事件与新冠肺炎疫情联系起来:“这二者之间并非没有关系,疫情是公共卫生问题,但从更深层次来说也凸显了美国涉种族的医疗保障不平等问题。”

  科莫指的是,根据美国媒体的调查,在美国新冠肺炎感染人群中,非洲裔感染者的死亡率严重高于其他人种,是白种人的2.6倍;占美国总人口13%的非洲裔,却占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总数的27%。

  与白宫官员要求的强硬态度不同,佛罗里达州、加利福尼亚州、密苏里州等地警察支持民众的抗议,并寻求他们的谅解。5月30日,他们身着制服,在抗议群众面前单膝跪地,和抗议者一起向逝者致哀。在密歇根州等地,有警察加入到游行示威的队伍中。

佛罗里达州迈阿密-戴德县的警察单膝跪地(图源:澎湃新闻)
佛罗里达州迈阿密-戴德县的警察单膝跪地(图源:澎湃新闻)

 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在一份声明中写道,对于数百万美国人来说,因为种族受到不同对待,是悲惨的、痛苦的、令人疯狂的“一种正常”—— 无论是在处理医疗系统,是与刑事司法系统打交道,是在街上慢跑,或只是在公园里看鸟,都是如此。

  奥巴马意有所指。就在引发骚乱的悲剧发生的同一天,纽约中央公园里也有一起种族歧视事件:当时,一位美国白人女子在公园遛狗,但她违反规定没给狗拴绳,一名非裔男子路过便上前好心提醒。未料该女子恼羞成怒,并打电话报警称,有个非洲裔男人正在威胁她的生命。

  该视频在网上曝光后,引发了很大的批评,涉事女子被所在公司开除。这起事件也为美国目前多地爆发的骚乱添了一把火。

  5月28日,美国非裔政治评论员巴卡利•塞勒斯在一档新闻节目的采访中声泪俱下地说:“真的太痛苦了。在这个国家做黑人太难了,因为你的生命不被重视”。

  三

  在美国这次骚乱发生之初,不少人会觉得,这次没法儿甩锅了吧?毕竟是他们的国内社会问题。

  大家还是低估了白宫官员们的“能力”,也就是惯用的甩锅、攻击、挑拨、撕裂。

  于是我们看到,他们找出来Antifa、左翼激进分子、无政府主义者等所谓骚乱的“幕后黑手”——还可以加上俄罗斯等其他“国外势力”,比如指责津巴布韦干涉美国内政。

 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王聪悦向岛叔分析说,这次白宫找到Antifa这样的替罪羊,与美国政坛弥漫的“新麦卡锡主义”有关。

  冷战时期,麦卡锡主义在美国国内制造了诸多冤案和悲剧,如今麦卡锡主义大有回潮之势。当下,美国政客会把各种问题政治化,变成打击对手的工具和武器,Antifa这样一个左翼运动,刚好处于白宫执政者意识形态的对立面。

  王聪悦认为,这次骚乱的本质,短期看是美国社会因危机触发的焦虑升级,长期看则是社会陷入“病态”的体现:严重的阶层隔离、种族分裂、身份迷思、认同缺失。燃遍全境的怒火,只是其国内多重矛盾白热化、社会宽容度不佳的缩影。

  所以,要说真正的“黑手”,其实不在美国之外,恰在美国萧墙之内。

  文/宇文雷格

责任编辑:张义凌

来源:新浪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