起底“印藏特种边境部队”:寄人篱下的炮灰

国内

  原标题:观察|“印藏特种边境部队”:寄人篱下的炮灰

  在9月2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,英国路透社记者向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提问:印方说“藏人部队”是印度军队的重要组成部分,因为他们拥有最好的高海拔地区战斗能力。这支部队在美国中情局的指导下于上世纪60年代成立,是双方“战略交往”的一部分。达赖喇嘛和“西藏流亡政府”支持他们与印度并肩作战,中方如何看待“流亡藏人”加入印度军队?

  正如华春莹在回答中指出的那样,“你的问题中提到几个词,一是‘上世纪60年代’,还有‘美国中情局’和‘流亡藏人’。这些词促使人们好好地思考一下涉藏问题的来龙去脉,以及美国在其中扮演的角色”。 “对中方来说,我们的立场非常清楚,我们坚决反对包括印度在内的任何国家以任何名义为‘藏独’势力从事分裂、破坏中国的活动提供任何便利和场所。”华春莹说。

  此次报道让“藏独势力武装”——“ 印藏特种边境部队”再次进入大众的视野。

  美印情报机构扶植

  新中国成立后,持敌视态度的美国在中国周边极力寻找机会,试图围堵中国,破坏中国的国家建设事业,颠覆社会主义政权。上世纪50年代末,以达赖喇嘛为首的西藏地方上层反动集团发动武装叛乱,惟恐天下不乱的美国抓住这一机会,支持达赖集团,以中国西藏接壤的周边国家为基地,对中国展开间谍活动。在1959年达赖逃往印度后,美国就在靠近中国-尼泊尔边境的尼泊尔木斯塘地区组织一支2000人规模的木斯塘游击队(印度情报机构之后也提供相关支持),将其领导人送往美国中央情报局训练基地进行培训。木斯塘游击队多次渗透入中国边境地区进行袭扰,袭击我边防哨所和军用车辆,某些袭扰行动中,甚至有中情局人员直接参与。

  1962年对印边境自卫反击战结束后,印度情报局局长提出以“流亡藏人”组成“印藏特种边境部队”的想法,目的是想在下一场可能的中印战争中,渗透入中国战线后方展开破坏袭扰活动。当年11月14日,也是时任印度总理尼赫鲁的生日,“印藏特种边境部队”成立。

  印度此举自然受到大洋彼岸美国的注意。11月19日,时任美国总统肯尼迪与高级官员召开会议,讨论对印度增加军事援助以及中情局训练“流亡藏人”游击队等相关问题。会后,美国派出代表团前往印度与其讨论合作问题。12月13日,肯尼迪正式批准在印度训练“流亡藏人”游击队的计划。

  美国政府、印度政府和达赖集团专门建立一个8人小组(美国2人,印度3人,达赖集团3人)负责“印藏特种边境部队”的招募、训练、组织等工作。其中,达赖集团提供兵员,从逃往印度、尼泊尔等国的“流亡藏人”中招募,美国提供武器装备和部分经费,印度负责组织和物资供应等,并派遣军官到该部队进行管理。

  “印藏特种边境部队”起初有5000人规模,后发展到12000人,目前为10000人,该部队下设有6个营,每个营下设6个连。被招募人员要接受为期6个月的登山和游击战等训练,才能加入该部队,美国中情局和印度情报局负责训练事宜。该部队成立之初,由美国中情局提供武器,主要为M1、M2卡宾枪和M3冲锋枪等轻武器,并未提供重武器。

  由于其首任总监(即最高指挥官)乌班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,曾率领第22山地师在欧洲作战,故“印藏特种边境部队”对外也被称为“第22建制司令部”,下设5个防区司令部和4个训练中心,采取“总部-防区司令部-连”的指挥体制。所有部队部署在中印边境地区,5个防区中,3个针对我西藏阿里地区,另外两个防区各针对我西藏山南地区和日喀则地区。

  “印藏特种边境部队”的作战指挥、行政管理和后勤供应均由陆军负责,却与陆军关系并不密切,其不仅有自己独立的训练设施,还有不同于陆军的独立军衔体系。“印藏特种边境部队”起初隶属于印度情报局,后来转隶直属于印度政府内阁秘书处的情报机构——研究与分析局。研究与分析局成立于1968年9月,主要负责搜集外国政治、经济、军事和外交等方面的情报,目前有7000余人。

  不过是炮灰

  美国、印度和达赖集团组建“印藏特种边境部队”的初衷,就是想用“中国人打中国人”,这些“流亡藏人”在相貌、语言等方面与中国境内藏族人士并无差异,且熟悉藏区情况,适应高原气候,有印军退役将领表示,他曾看到“印藏特种边境部队”的人员在海拔4800多米的高原上打排球,其对高原气候的适应能力之强可见一斑。

  为窥伺中国发展核武器和弹道导弹的发展情况,“印藏边境特种部队”的成员在上世纪60年代曾渗透入中国境内,在高山山顶上布设仪器,搜集相关情报。该部队还曾进入中国境内,为窃听电话线路的装置更换录音机磁带,后因为其空投补给的运输机受印度媒体注意并被报道,行动才停止。

  如果说上述行动还算符合“印藏特种边境部队”建立的“初衷”的话,那么上世纪70年代以后,该部队在印度政府眼中则越来越像炮灰,随意使用。

  1971年,第三次印巴战争爆发,“印藏特种边境部队”被印度政府派往东巴基斯坦(即现在的孟加拉国)作战,渗透到吉大港地区,为消灭该地区的巴基斯坦军队发挥作用。

  在平息内部叛乱中,印度政府也调动“印藏特种边境部队”执行相关平叛任务。如1984年6月的“蓝星行动”中,“印藏特种边境部队”随同印军冲入锡克教金庙——哈曼迪尔寺,以及数所神学院,试图解除锡克教民兵武装,双方发生激烈流血冲突。

  “蓝星行动”4个月后,时任印度总理英吉拉·甘地被其锡克教保镖刺杀身亡,“印藏特种边境部队”也曾短暂负责政府重要人物的安保工作,随后该任务由“特殊保护组”接手。

  此后,“印藏特种边境部队”还参与了印巴卡吉尔冲突,而上述这些行动仅仅是该部队目前公开的部分。

  值得警惕的对手

  “印藏特种边境部队”近期在中印边境冲突地区出现,反映出其存在的一些问题,也表明需对其保持足够警惕。

  一方面,印度方面对“印藏特种边境部队”的使用方式模糊。客观来讲,“印藏特种边境部队”是一支隶属于情报机构的特种部队,其主要任务是在平时或战时依托其所隶属的情报机构的支援,执行渗透、袭扰、破坏和情报搜集等任务,大多数情况下不与对手正面对抗。在目前边境双方冲突仍为肢体冲突的情况下,派“印藏特种边境部队”参与“械斗”,其效果可能还不如一些边防部队,有印军将领坦言,“印藏特种边境部队”并不经常执行常规军事任务。

  另一方面,“印藏特种边境部队”近日身亡的连长年龄达到51岁,老龄化问题严重。在其他国家的军队中,51岁左右的军官大多已获得准将或少将军衔,而“印藏特种边境部队”的这名军官却只干到连长,说明该部队内部存在严重的老龄化问题。这有可能是目前其兵员来源匮乏造成的。据外媒报道,年轻一代的“流亡藏人”,早已融入当地社会,如在印“流亡藏人”中的年轻人大多已印度化,与印度当地民族通婚,他们更希望实现自我价值,对“藏独”没什么兴趣,这使得印度的“流亡藏人”社区人口大量流失。“印藏特种边境部队”有可能受这一因素影响,导致招募不到足够的人员,人才梯队崩塌,所以一些“老人”不得不继续坚守在原有位置上。

  目前该部队已不是全由“流亡藏人”组成,而是加入了几个廓尔喀人组成的连队。此外,“高龄连长”的情况也有可能是“印藏特种边境部队”缺乏升迁渠道造成的。该部队基本上属师级规模的部队,部队高层多由印度军官充任,“流亡藏人”军官发展空间狭小。由于该部队不属于陆军编制,这些“流亡藏人”军官也无法离开部队发展,即使在其主管部门,他们这些行动部队出身的人员,也很难在以情报人员为主的研究与分析局找到位置。这样一支老龄化部队,其未来发展趋势有可能持续走低。

  不过,考虑到“印藏特种边境部队”人员在相貌、体质等方面的优势,该部队出现在中印边境冲突地区,应当引起足够警惕。首先,“印藏特种边境部队”隶属于印度研究与分析局,需提防其渗透入我境内开展间谍活动,进行袭扰破坏,甚至与某些势力建立联系,这将对边境斗争产生非常不利的影响。其次,“印藏特种边境部队”的主管单位印度研究与分析局直属于印度政府内阁秘书处,该部队出现在边境冲突地区,我方应对印度政府可能的态度变化有所准备。最后,在当前的国际形势下,也不能排除某些国家与印度开展情报合作,为“印藏特种边境部队”提供先进武器、装备和侦察情报设备的可能。

点击进入专题:

中印边境摩擦

责任编辑:郑亚鹏

来源:新浪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