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锡进:中国和平了太久 以至很多人忘了它的珍贵

国内

  原标题:胡锡进:中国和平了太久,以至很多人忘了它的珍贵

  什么叫好的时代?对老百姓来说,我认为好的时代第一要和平。

  中国和平很久了,很多人已经觉得它理所当然,忘了它的珍贵。其实像中国这样的崛起大国,保持了和平发展实属万幸。在过去的一个多世纪里,有过强劲崛起经历的,德国、日本和苏联应当算是代表。那些国家都经历了什么已为世人皆知。中国绕开了它们的命运,成为近代史上第一个和平崛起的大国,一个极低的概率被中国抓住了。

  好时代的第二个指标是要发展,发展会带来财富和全社会积极向上的氛围,会给社会成员平均更多的成功机会。关于这方面,算得上是当代中国总体上的强项,大家也比较熟悉,老胡就不多说了。

  好时代的第三个指标是相对宽松、自由。这方面争议比较多。我是这样看的。

  对老百姓来说,自由的基本含义是选择生活方式的自由。一个人需要有选择居住地、就业以及自主决定人生重大选择的权利,他(她)不被强制依附于某个力量和体系。人们通过正常工作获得的经济资源越多,他们的自我选择性越强,不具有政治含义的“泛自由主义”越容易在全社会滋长,我认为中国的泛自由主义是这些年才真正逐渐形成的。大多数人的生活不再极度拮据,生活不再仅仅是辛苦地活着,有了更多欣赏和享受生活的成分,出国旅游甚至移民逐渐变得轻松起来,这些提供了大量过去不曾有过的自由空间。

  真正的争议其实发生在政治及舆论层面的“自由度”上。这涉及到宪法层面的一些根本认识,也涉及到中国围绕发展道路的重大探索。这个问题的根源在于中西体制的差异,西方对中国维持了巨大的政治和意识形态压力,中国抵御这种压力成为保护国家和平与发展的必然反应。中国意识形态层面的事情始终无法“正常化”或者说“常态化”,中西博弈和斗争注定要给它留下深刻烙印。

  中国的意识形态建设不得不照顾国家当前的战略任务,与国家实现安全与发展的目标相配合。至于在多大程度上开展这种配合,如何在开展这种配合的同时尽量满足公众对宽松舆论环境的期望,这是需要反复探索、不断加以平衡的。我个人主张,这种探索可以随着国力的增强更放开些。

  我相信,中国的综合发展越成功,中国在全球范围内取得的建设成就越具有说服力,全社会的政治共识越强大,中国在同美国及西方的博弈中拥有越多主动权,中国意识形态实现“正常化”的条件就将越充分。所以很多事情可能不是需要急急忙忙定性的,而是需要平稳加以过渡的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中国不断实现综合进步,让当代老百姓的生活获得更多的幸福指标,或许是最重要的。没有一代人的日子可以说是完美的,特别是对我们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来说。但中国一定要做到后一代人比前一代人过得更好,这是每一个时代都必须认真履行的使命。

  来源:环球时报微信转自胡锡进微信公众号,作者-胡锡进

责任编辑:余鹏飞

来源:新浪网